徐海云:我国需改变民众对垃圾焚烧厂的认识

日期:2020-07-29 19:14:32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垃圾,是我们的废弃物。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我们不得不面对城市即将被废弃物所“包围”的尴尬。在城市垃圾产量不断增加的同时,中国的生活垃圾的分类,回收和处理能力与水平发展相对滞后。因此,生活垃圾处理的技术的适用性成为解决生活垃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近日记者专访了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探讨生活垃圾技术选择的处理。

  记者:造成“垃圾围城”主要原因是什么?

  徐海云:实际上直接反映了垃圾处理能力不足。现有的填埋场快填满了,我们需要建新的垃圾填埋场,或者焚烧厂,大家都不允许建在自己的附近,就没有地方建了。

  记者:对于生活垃圾有填埋、焚烧、堆肥等很多处理方法,这些方法都有哪些利弊?

  徐海云:目前世界上垃圾处理实际上就是三种:回收利用、焚烧处理、填埋处理。回收利用又分为直接的回收利用和材料的回收利用如废纸、废金属、废塑料等,这两种回收利用,在我国实际上都是由捡废品的完成的。还有一种回收利用,就是将有机物变成肥料,实现循环利用。当然这个前提就要实行单独的在源头进行分类设计。

  回收利用是由接收的市场决定的,如果没有接收市场,就必然还是要去垃圾场。

  很多地方热衷于申请动辄上亿元投资的垃圾处理场工程,对只需要几百万甚至几十万元就可以开展的生活垃圾分类回收体系渠道建设缺乏兴趣,甚至有畏难情绪,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此外,过度依靠政府投入的垃圾分类处理模式也难以为继。

  记者:目前解决垃圾围城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徐海云:垃圾分类和垃圾减量都是解决垃圾围城的好办法,但是需要根据现实,客观看待,建立起适合实际情况的垃圾处理体系。

  首先尽可能少产生垃圾,产生了要尽可能回收利用。对于回收利用剩余的垃圾就是焚烧处理,并进行余热利用。最后,经过焚烧处理后的一些渣子,就要进行填埋处理。这样既可以余热利用,也可以实现垃圾无害化处理,这是发达国家通常采用的方式。我们国家叫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实际上原则和精神与发达国家是一样的。

  记者:您是中国首次生活垃圾焚烧厂等级评定的专家组组长,参与了评定的全过程。您如何评定目前中国垃圾焚烧厂的总体水平?

  徐海云:我们这次评定了50多个垃圾焚烧发电厂,总体水平良好。其技术和管理水平略高于美国,当然与日本和德国还是有一些差距。

  记者:有的专家认为,成熟的技术并不代表良好的处理效果,在焚烧当中,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可能会产生二?f英等有害物质。二?f英的排放源是什么?

  徐海云:实际上达到标准的垃圾焚烧厂,二?f英排放量是非常小的,或者说对人体健康安全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记者:建立垃圾焚烧厂,您认为最适当的位置应选在哪里?

  徐海云:从现实的角度来讲,在现有的填埋场建设垃圾焚烧厂,是比较合理的。这相当于是改善,对周围的影响最小。在中国要想找到没人的地方,可能会很难。所以,我们还是要现实地、历史地来看这个问题。换句话说,垃圾焚烧厂作为垃圾管理或者垃圾规划的用地,应该得到保证,而不要轻易改变。如果轻易改变,实际上就失去了公平。这个可能是目前我国很多城市面临的矛盾。

  记者:如何减少居民对垃圾焚烧厂的排斥心理?

  徐海云:要消除民众对垃圾焚烧厂的邻避心理,应从三方面着手。首先,政府要和民众进行充分地沟通。就是要建立信任。如果没有信任,好多事情就没办法进行下去。第二,必须重视垃圾焚烧厂可能给周围带来的影响。但我不认为需要进行直接经济补偿,因为既没有补偿标准,也没有补偿范围。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使垃圾焚烧厂周围的经济利益不受影响。第三,媒体的宣传应该客观公正。

  (本栏稿件由新华社C NC环境电视节目中心提供)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